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邮 箱: 密 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网上文库>诗歌
真bet366

在东门的月光下(组诗)——杨洋

发布时间: 2018-12-28 15:36:27   作者:   来源: 市文联


 

迁客骚人奔赴东门

从一个大门进入一个小门

呼朋引伴笑道

兄弟姐妹

吃茶阿吃茶去

 

狸猫尾随人群

尝试学习品尝

人间珍奇的好茶

难得的好文字

观赏人间的好图画

和好光景

 

咪呜喵喵

俺愿意跟随

换不寂寞

换不伤悲

“人”的言行举止

勤学苦练

日益熟练

想来纵使菩萨看着

也挑不出破绽

 

啊呀咪呜

婆婆说六道中人身最可贵

俺看人似不外乎善恶交织

拿幻境当真相

将悲苦活成大欢喜

个中也有很了不起的

他们知道树也有灵魂

正如狐鬼花妖也能唱歌

 

 

在茶树和人群中

与三百年来一样

狸猫装成人形

瞳孔缩起

抵御着阳光

按捺住尖叫的本能

不露出爪牙

血腥也引不起它的兴奋

 

 

在东门的月光下

狸猫跳上树枝

思考着人间所见

无端生起了卑微

舔舔皮毛

舌尖觉出苦涩与甜蜜

 

 

树斑与石斑

 

劫难破开我的皮肤

我自伤痕里长出耳朵

岁月磨损我的骨头

我从骨缝里生出眼睛

层层叠叠的时光下面

石头的瘢痕和树的疮痍

一面震颤一面修复

恍然之间

九九年已过去了很久

阳光如常洒下

林间再度飘起千年的歌声

 

 

 

 

 

茶树老八

 

空山鸟鸣
雾气升腾
林间
不见陆羽



茶树老八青翠矗立
千年修行
使经历了 朝代几个
依旧年轻


老八和七棵长兄曾以骨血
生出叶片
替几世的善男信女献上供养
获得
神灵的垂青
今天
公元二零一八年
新一拨游人又来到了故地
忘却前世
拿出各式手机自拍
或与茶树们合影

 

兄长们认真的站直身躯对准镜头

为人们祈福
老八从清晨看到响午
昏昏欲睡
直至一个穿红衣的孩子经过
摩挲老八的皮肤
握了握的新枝
老八落下一片带露的绿叶
拍在孩子头上
笑无声

 

二叔心痛

 

整个村落只有二叔遭受过春风

那风刮过后

二叔的心总是会疼

疼着疼着

医院给他照出了阴影

不是三个也不是七个

是五个带尾巴胡子的阴影

 

每天每夜

阴影团团围坐

村头道士掐指一算

眯起眼哼

此乃五只花猫

一只热热闹闹

咧嘴微笑

一只以头抢地

将自己卖给了酒

与诗

第三只

是没有安全感的小娘子

常常自卑

两袖长泪不干

第四只

以为自己是个皇帝

拿着整条鱼骨做长剑

念叨着

粪土当年万户候

第五只

它清楚自己身上有几道条纹、胡子

是五只里唯一知道自己是猫的

 

村外的台风卷来暴雨

五只站成一排

村外的天际雷鸣电闪

五个围坐一桌

呼噜呼噜仍凭天昏地暗

睡个好觉

不辨东西           

 

 

 

山鬼

 

开路者为狸 以豹为骑

萤火环绕 白烛摇曳

所过之处 曼珠纱华点点绽放

如杜鹃泣血

 

身配杜若 腰系芳藤

香烟缭绕 我唱起歌谣

百兽听到 动情落泪

溯回上下 唯独不见了你

 

三百岁前

我变出人身 撑一把油纸伞 独立石桥

与使君相遇

被拥抱的时候  只觉浑身痛楚

幻化出的皮肉如遭生生剥去

羞红白骨 自惭卑微

 

一寸一寸  鱼水相亲

白骨中盛放出 荼蘼无数

心口扎进尖刀 无力自拔

你是炽烈的阳光

腐蚀着 射穿着我

呼吸之间 自觉肺腑已破 咳血不堪

 

于是遁逃 幽居深山

与猿猴鹰枭为伴

不再见天日

茹素修仙

将惊天秘密 封在心底

有人经过 因恐惧失望

而不敢上前

可鸟儿们告诉我 那些都不是你

 

三百岁后  我将成正果

上下求索

唯见神木灵草

朱实离离

 


主办单位: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联系方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公正路28号银都大厦8楼市文联
电话:0757-83283118。ICP备案编号:粤ICP备05098089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1240号